Taiwan, PWPN/EYM

Fr. Mathew Hsu Shen-Yi sj - National Director

Address: Taipei, TAIWAN 10650
Email: senyisj@yahoo.com
Email: twapostleship@yahoo.com.tw
Email: apostleship.prayer@gmail.com
Web: http://www.apostleshipofprayer.tw/

Facebook:

 

Comments Box SVG iconsUsed for the like, share, comment, and reaction icons

13 hours ago

教宗全球祈禱網絡Pope's Worldwide Prayer Network

教宗方濟各:請為烏克蘭東部的和平祈禱

「我為將在巴黎舉行的『諾曼底式』的四方會議祈禱,熱烈地為此祈禱,因為烏克蘭東部需要和平,我也請你們為此祈禱,祈求這會議能為烏克蘭和其人民帶來正義和平的果實。」2019.12.9

【巴黎將舉行四方會議,為烏克蘭東部衝突尋找解決方案:https://reurl.cc/XXyWG0】clicktopray.org/peace-in-eastern-ukraine/
... See MoreSee Less

教宗方濟各:請為烏克蘭東部的和平祈禱

「我為將在巴黎舉行的『諾曼底式』的四方會議祈禱,熱烈地為此祈禱,因為烏克蘭東部需要和平,我也請你們為此祈禱,祈求這會議能為烏克蘭和其人民帶來正義和平的果實。」2019.12.9

【巴黎將舉行四方會議,為烏克蘭東部衝突尋找解決方案:https://reurl.cc/XXyWG0】

宗教與科學交談

沒有證明指出實驗性科學能完全地解釋生命、受造物及現實世界的相互影響,因為這種論述會違反實驗性科學自己方法論的限度。若我們只局限在實驗性科學方法論的範圍內作出推論,那就只能騰出少許空間留予美學、詩詞歌賦,甚至是對事物的終極意義和目的的合理掌握。我想補充一點:「其實宗教經典在每一時代都有其意義,並有持久的力量,打開新的視野,激發思維……。只因為一些著作具有宗教信仰的背景而加以駁斥,是合理和開明的做法嗎?」若認為倫理原則純粹是抽象而脫離現實環境的,這想法就過於簡化了。即使倫理原則是以宗教語言來表述,這也無損其在公開討論中的價值。既然能夠以理性來理解這些倫理原則,倫理原則也總會再以不同的樣貌出現,又陳明於多種語言中,那麼,宗教語言當然就包括在內了。

如果人類迷失方向,忘記使人和平共處、樂於犧牲及善待他人的這些主要生存動機,任何聲稱來自科學的技術性解決方案,都會無法解決世界現今的嚴峻問題。無論如何,我們需要呼籲信徒們,好使他們在信仰上裡外相應,生活不與信仰抵觸;我們需要鼓勵信徒們,向天主的恩寵經常開放,從自己對仁愛、公義與和平的信念最深處不斷地汲取力量。倘若由於我們過去誤解了我們的原則,導致我們將摧殘大自然合理化了,以致對受造界蠻橫霸道,參與戰爭、不義和暴力的行為,我們信徒們必須承認我們未忠於我們應該守護的智慧寶庫,在不同的時代,文化上的局限經常影響人對這些倫理和精神寶庫的認知,正是藉由不斷追本溯源,不同的宗教人士才能回應今天的需要。

大部分世人自認為是有宗教信仰。因而應有助於跨宗教的交談,以為保護大自然、守護窮人,或是建立彼此尊重和友愛的網絡關係等。不同領域的科學之間同樣需要交談,因為每一種科學都可能趨於局限於自己的語言之內,而科學的專門化導致某種程度的孤立,並絕對化自己範疇內的知識,這一切都阻礙我們有效地應對環境問題。不同的生態保護運動之間出現意識型態上的衝突也非罕見,故亦需要有開放和彼此尊重的交談。生態危機的嚴重性要求我們大家關注大眾的福祉,在交談之路上,我們需要具備恆久忍耐、自我克制和慷慨大方的心態。永遠謹記「現實比觀念更重要。」

以上節選自 教宗方濟各 《願祢受讚頌》宗座通諭
... See MoreSee Less

宗教與科學交談

沒有證明指出實驗性科學能完全地解釋生命、受造物及現實世界的相互影響,因為這種論述會違反實驗性科學自己方法論的限度。若我們只局限在實驗性科學方法論的範圍內作出推論,那就只能騰出少許空間留予美學、詩詞歌賦,甚至是對事物的終極意義和目的的合理掌握。我想補充一點:「其實宗教經典在每一時代都有其意義,並有持久的力量,打開新的視野,激發思維……。只因為一些著作具有宗教信仰的背景而加以駁斥,是合理和開明的做法嗎?」若認為倫理原則純粹是抽象而脫離現實環境的,這想法就過於簡化了。即使倫理原則是以宗教語言來表述,這也無損其在公開討論中的價值。既然能夠以理性來理解這些倫理原則,倫理原則也總會再以不同的樣貌出現,又陳明於多種語言中,那麼,宗教語言當然就包括在內了。

如果人類迷失方向,忘記使人和平共處、樂於犧牲及善待他人的這些主要生存動機,任何聲稱來自科學的技術性解決方案,都會無法解決世界現今的嚴峻問題。無論如何,我們需要呼籲信徒們,好使他們在信仰上裡外相應,生活不與信仰抵觸;我們需要鼓勵信徒們,向天主的恩寵經常開放,從自己對仁愛、公義與和平的信念最深處不斷地汲取力量。倘若由於我們過去誤解了我們的原則,導致我們將摧殘大自然合理化了,以致對受造界蠻橫霸道,參與戰爭、不義和暴力的行為,我們信徒們必須承認我們未忠於我們應該守護的智慧寶庫,在不同的時代,文化上的局限經常影響人對這些倫理和精神寶庫的認知,正是藉由不斷追本溯源,不同的宗教人士才能回應今天的需要。 

大部分世人自認為是有宗教信仰。因而應有助於跨宗教的交談,以為保護大自然、守護窮人,或是建立彼此尊重和友愛的網絡關係等。不同領域的科學之間同樣需要交談,因為每一種科學都可能趨於局限於自己的語言之內,而科學的專門化導致某種程度的孤立,並絕對化自己範疇內的知識,這一切都阻礙我們有效地應對環境問題。不同的生態保護運動之間出現意識型態上的衝突也非罕見,故亦需要有開放和彼此尊重的交談。生態危機的嚴重性要求我們大家關注大眾的福祉,在交談之路上,我們需要具備恆久忍耐、自我克制和慷慨大方的心態。永遠謹記「現實比觀念更重要。」

以上節選自  教宗方濟各 《願祢受讚頌》宗座通諭

政治方面又怎樣呢?讓我們謹記「輔助性原則」──給予社會每一階層自由地發揮才能,同時要求掌握大權者為了大眾福祉而負起更大的責任。目前出現的情況是部分經濟部門掌握比國家本身更大的權力,未考慮到,沒有政治的經濟並不具正當性,因為在面對當前危機的不同面向時,將無法優先考慮其他處理方法。這種毫不關心環境的心態,與冷漠忽視社會裡弱勢族群的心態相同。「目前盛行的模式裡,只以成就和自力為重,所投放的資源並不相似要幫助緩慢、弱勢或天資不高的人,使他們在生命中有上進的機緣。」

我們所需要的政治運作應是具有廣闊的願景,具備嶄新的、整合的及跨學科領域的能力來處理各項危機。很多時候,政治本身因為腐敗和缺乏健全的公共政策而失去公信力。若在一個地區,國家沒有履行應盡職責,某些商業集團會假捐助之名,掌權為實,自視身居超然地位,毋須遵守某些法規,甚至容許各種有組織罪行、販賣人口、毒品交易和暴力行為,致使將難以根除此種種不法行為。若政治運作未能打破此謬誤的邏輯,仍然捲入無關緊要的討論中,我們將繼續逃避面對人類的最大問題。以真正改變為目標的策略,需要重新全盤地思考整體的過程,因為只考慮幾個表面的生態因素,而不質疑現今文化背後的邏輯基礎,並不足夠。健全的政治運作應能接受這挑戰。

談到貧窮和環境惡化的問題時,政治和經濟慣於互相指責。我們希望兩者能承認自己的錯誤,為大眾的福祉尋找互動的方法。當某些人只考慮經濟利潤,另一些人則只想緊握或擴張權力時,留給我們的是衝突及虛假的協議,而在其中雙方最不在意的事,是有關愛惜環境或是保護最弱勢族群。由此可見,「合一勝過衝突」是千真萬確的。

以上節選自 教宗方濟各 《願祢受讚頌》宗座通諭
... See MoreSee Less

政治方面又怎樣呢?讓我們謹記「輔助性原則」──給予社會每一階層自由地發揮才能,同時要求掌握大權者為了大眾福祉而負起更大的責任。目前出現的情況是部分經濟部門掌握比國家本身更大的權力,未考慮到,沒有政治的經濟並不具正當性,因為在面對當前危機的不同面向時,將無法優先考慮其他處理方法。這種毫不關心環境的心態,與冷漠忽視社會裡弱勢族群的心態相同。「目前盛行的模式裡,只以成就和自力為重,所投放的資源並不相似要幫助緩慢、弱勢或天資不高的人,使他們在生命中有上進的機緣。」

我們所需要的政治運作應是具有廣闊的願景,具備嶄新的、整合的及跨學科領域的能力來處理各項危機。很多時候,政治本身因為腐敗和缺乏健全的公共政策而失去公信力。若在一個地區,國家沒有履行應盡職責,某些商業集團會假捐助之名,掌權為實,自視身居超然地位,毋須遵守某些法規,甚至容許各種有組織罪行、販賣人口、毒品交易和暴力行為,致使將難以根除此種種不法行為。若政治運作未能打破此謬誤的邏輯,仍然捲入無關緊要的討論中,我們將繼續逃避面對人類的最大問題。以真正改變為目標的策略,需要重新全盤地思考整體的過程,因為只考慮幾個表面的生態因素,而不質疑現今文化背後的邏輯基礎,並不足夠。健全的政治運作應能接受這挑戰。 

談到貧窮和環境惡化的問題時,政治和經濟慣於互相指責。我們希望兩者能承認自己的錯誤,為大眾的福祉尋找互動的方法。當某些人只考慮經濟利潤,另一些人則只想緊握或擴張權力時,留給我們的是衝突及虛假的協議,而在其中雙方最不在意的事,是有關愛惜環境或是保護最弱勢族群。由此可見,「合一勝過衝突」是千真萬確的。

以上節選自  教宗方濟各 《願祢受讚頌》宗座通諭